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血在烧,一个志愿军“神枪手”的故事

3

看到大家对湘西土匪参军故事有兴趣,那就再续一篇。

说起志愿军里的湘西英雄,有一个人不能不提,可能很多人也知道,那就是47军141师423团的金标珍。如同我们前几篇所介绍的,但凡是志愿军47军的湘西兵,八九不离十,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那就是曾经是湘西的“土匪”。金标珍也不例外,并且他还是土匪里面出了名的神枪手。据说本来剿匪结束后,他是要枪毙的,可是一位姓梁的排长爱才心切,问了他一句:“想当兵不?”就这样,金标珍捞回了一条命,跟着志愿军走出了国门。这一年,他20岁。

不过“神枪手”金标珍尽管参加了志愿军, 最开始的角色却只是一名担架员,还不够拿枪上战场的资格。这个不用多说,毕竟还处于考验阶段,首长们对他们也还是不放心。作为担架员的金标珍和10000多与他有共同出身经历的“老表们”除了负责抬担架,运输弹药,还要填补弹坑、修筑工事......

总之,除了不允许拿枪,别的苦活儿累活儿都有份。这倒不是歧视他们,当时条件就那样;再一个,信任的建立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就在一起吃炒面、喝雪水、大冬天挤在一起抱团取暖的接触中,相互之间开始融洽起来了。大家都是独身来到异国的中国人嘛。

不过最让金标珍触动的是一件事:第一次被派上战场的他,依旧只能抬担架,充当后勤补充人员。他的任务是把被炸断腿的副班长抬下来,可是刚放到担架上,副班长又滚下来了:“我不走,我要和大家一起战斗......”副班长还没抬下阵地,那边副排长又负伤了,满脸是血,他们又去照顾排长,可是副排长同样不愿意下去:“我是共产党员,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坚守阵地......”

这样的场景见得太多了,金标珍总是联想起自己,他是土匪当中有名的神枪手,难道只能抬着担架跑来跑去,一次次的这样无果而回?那一刻,他渴望着和阵地上所有的战士们一样,去迎接敌人的枪炮、战火的洗礼。

当朝鲜的严冬又一次来临时,金标珍终于领到了枪支,他用几个月的任劳任怨、努力表现,换来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个神枪手如同新兵蛋子一样,小心的听从每一句口令,揣摩着指挥员的每一个眼神。生怕一不小心,再一次被剥夺了心爱的枪支。但他又不是新兵,上弹、瞄准、击发,一个个动作在他心里早就反复练习过了几千几万次。每一次子弹飞出枪口后,甚至不用看,就知道中了没中。在跟着战友们参加了几次战斗后,金标珍“神枪手”的名气渐渐地开始在团里传开了。

到了1953年3月,攻占“老秃山”战役打响前,他已经成了连里的机枪射手,进攻的关键火力点。

从1952年6月开始,半年多的时间里,围绕“老秃山”曾展开过激烈的争夺战,志愿军五次攻克,又五次被美军用飞机大炮、坦克炸弹夺了回去。这一次,金标珍所在的141师423团接受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老秃山”再拿回来,让美国人在谈判桌上失去叫嚣的勇气。

金标珍的三连担任尖刀连,负责主攻。作为机枪手,金标珍练就了一手机枪点射的绝活儿,百发百中。所以,连长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负责拔掉美军密布的暗堡,一路护送旗手把红旗插到主峰上去。

3月23日晚上,随着冲锋号的响起,金标珍端着机枪冲到了前面,对着敌人纵横交错的火力点展开反击,为身后的战友扫平前进的道路。百发百中的技术,让美军精心布置的暗堡一个接一个的变成了哑堡。15分钟消灭了17个暗堡,顺利的把战友送上了主峰,红旗高高扬起。

然而,作为双方争夺的焦点,敌人哪肯轻易放弃。随之而来的就是疯狂的地面反扑和空中轰炸。双腿中枪,倒在地上的金标珍听到敌人的进攻呐喊声。他用手拖着身体、抱着机枪,爬到了一处制高点。躲过落下的炮弹,金标珍端着机枪对着美军开始了死亡回击,成片的敌人在他面前倒地。这个湘西汉子手里的机枪,成了拦在通往“老秃山”阵地路上的钢铁壁垒。

从夜晚打到白天,敌人十八次冲锋都无功而返,无数的美军在他的枪口下被收割。有几次,敌人突进了战壕,转眼又被机枪扫倒。当一颗炸弹落在他的身旁,爆炸声后,地面上终于失去了他的身影。看到拦路虎不在了,十几名美军冲上了阵地。但抬头一看,迎接他们的又是那个刚刚爬出泥土的湘西汉子和吐着火舌的枪口。

最后,无计可施的美军直接扔下了燃烧弹,将阵地上烧成一片火海。这一次,金标珍终于在高温灼烤下倒下了身躯。滚烫的高温将他和他心爱的机枪牢牢粘合在一起。

直到增援部队冲上来,发现重度烧伤的他居然还有呼吸,于是连人带枪送下了阵地。

伤愈后的金标珍成了全国闻名的战斗英雄,入了党,还被分配到桂林军校当上了干部。他的那把在“老秃山”击毙160多名敌人的机枪也陈列进了军事博物馆。这是他人生的顶峰。

后来的故事很是让人唏嘘。1957年在他衣锦还乡时,却被村里人诬告调戏妇女。原因很简单,凭什么去了那么多人,他们都死了,而你还活着;不仅活着,还当上了官儿?嫉妒,我更理解为愤恨,导致所有人不愿意为他证明清白。就这样,他丢了官,又一次回到村里当上了农民。即便这样,人们也不愿谅解他,到处指指点点。受不了冷眼的他和家人躲到了深山里好多年。

直到1979年,才恢复了他的伤残军人身份,开始享受应有的待遇。但这个老人心心念念的却是自己丢了的党籍,一次次申诉都没有结果。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到了军博,看到陈列柜的那挺机枪,半生波折使他失声痛哭:“那是我的枪啊。”

2019年9月,在病榻上的他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来不及恢复党籍了,特例批准他重新入党。就在对着党旗宣誓后的两个月,2019年11月20日,89岁的老兵金标珍安静的离开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