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陈毅匆匆跑来报告重大军事问题,毛主席沉思良久:他打了英国兵舰

3

1947年 5 月中旬,华东人民解放军在山东孟良崮战役中全歼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精锐主力整编第七十四师 3.2 万余人,进犯鲁中之敌全线溃退。40 余天后,蒋介石才喘过气来,复以32 个旅 24 万人于6 月25 日开始进犯沂蒙山区,从莱芜到蒙阴不足百里的战线上竟然集中了18 个旅的兵力,采用步步为营,密集平推、稳步前进的战法,企图把华东野战军挤到胶东半岛的牛角尖进行决战。

此时,华东战场的局势是十分严峻的。国民党喉舌中央社天天叫嚷说,共军背靠大海,海水是喝不干的!退到胶东,胶东是牛角尖;从烟台是插翅也难以飞到大连的,何况海上还有国民党海军阻击。如果往西过微山湖与刘邓大军会合,中间有强大兵力阻击;如果固守鲁中山区,要被国民党强大炮火"扫荡";如果倒回华中,那里是重兵;如果渡河"北窜",又有"国军"精锐兵团。

在这样严峻的局势下,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根据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决定出击敌后,调动正面敌人,打乱敌人正面重点进攻部署,策应刘邓大军南渡黄河,并确定采取正面阻击两翼出击的战法。陶勇认真领会毛主席的战略部署,率第四纵队和叶飞率领的第一纵队作为左路兵团,出击鲁南敌后,策应刘邓大军进军中原,调动进犯鲁中地区之敌,以便在运行中消灭敌人。

时值雨季,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下个不停,山溪暴涨,浊流滚滚。

7 月1日,陶勇率领四纵队向驻扎在费县之敌冯治安第三十三军五十九师三十八旅发起进攻。7月6日攻克费县。接着奉命进攻峄县、枣庄,威胁台儿庄、徐州,以配合刘邓大军挺进中原作战。7 月9 日收复峄县、枣庄。迫敌冯治安部退守运河一线。此时,徐州之敌调走一个军追击刘邓部队,城防空虚,受到陶勇所部威胁后,被迫将其西调部队撤回保徐州,从而保证了刘邓大军的行动。

毛主席收到陈毅、粟裕关于陶勇四纵攻克费县,歼敌1个旅的报告后,极为欣慰,于7 月10日亲自为中共中央起草致陈毅等人的电报,祝贺攻克费县歼灭冯治安部一个旅的胜利。

之后,根据陈毅、粟裕的命令,陶勇率领部队继续挥师西进,进攻滕县、邹县,控制津浦铁路徐州兖州段,配合右路兵团切断敌人重要补给线,威逼调动占领鲁中之敌,寻机歼灭。

然而,由于情况变化,陶勇所部和叶飞所部被敌人5个整编师所围。鉴于这一情况,陶勇和叶飞考虑再三,决定向鲁西南突围,只要能突破敌军的包围,就能与第三、第八、第十纵队组成的右路军会合。

对于陶勇和叶飞部被敌围困,毛主席非常关注,及时给他们发来情报。陶勇他们根据延安的情报和自己得到的军事情报,决心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法:首先示形于东,造成敌人错觉,随后再以一支有力的部队继续向东佯动,引敌东去,这样使整个部队主力与追击之敌拉开距离,趁机西去,跳出敌人的合击圈。

经过艰苦的战斗,陶叶部队终于在 8 月1日与右路陈唐兵团胜利会师。3 日胜利到达鲁西南大平照嘉祥地区。

部队到达鲁西南之后,由于十余天的过河涉水,艰苦战斗,加之部队成员中俘虏较多,减员很大,情绪低落,陶勇的心情十分沉重。尽管部队从危难中摆脱出来了,但是部队受到那么大的损失,心里觉得对不起党。

但部队到达鲁西南后,收到的第一个电报是毛主席从陕北发来的,全文一百多字,鼓励叶飞、陶勇及全体将士。指出:对于你们的胜利突围,我"很感欣慰",并予嘉奖。

毛主席鼓励陶勇、叶飞振作精神,准备再战。随后,又收到了毛主席签署的中央慰问电,指出,由于我军的行动,"目前整个形势对我有利,敌已分散,我已集中……我军实力更厚,领导更强,对于争取新胜利极为有利。中央特向你们致慰问之意,并问全军将士安好。"

8 月7日,毛主席又在致电刘、邓并告陈、粟的电报中问到:"叶、陶现到何处,……望即告。"殷殷关切,力透纸背。陶勇深受感动,对毛主席的关怀刻骨铭心。

毛主席对陶勇一直关怀着。1949 年 4 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渡江战役准备正在紧张而又有序地进行着。西柏坡,这个解放战争时期全国各大战场的指挥中心,也通宵达旦,充满了紧张、喜悦的气氛。

一天,毛主席正在和聚集在西柏坡的军事将领们研究渡江战役的一些具体问题和打过长江去,迎接新中国诞生的大政方针问题。忽然,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匆匆跑来向他报告重大军事问题。

毛主席看到陈毅这样着急地来找他,意识到肯定有重大军事动态,但他仍然镇定自若,热情地请陈毅坐下,示意自己的这位战友不要着急,慢慢说出缘由。

陈毅拣只小凳坐下,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掏烟,一边向毛主席详细地汇报了事情的原委。

近几天来,长江江面上时有英帝国主义军舰,同国民党军舰相伴相随,几次侵入解放军防区,往返游弋,停泊窥测,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4月20日上午,英国海军舰只紫石英号、黑天鹅号、伴侣号、伦敦号与国民党军舰相伴,由东向西驶进我二十三军防区。20 日下午,在我东路军渡江前,紫石英号、黑天鹅号等英国军舰竟然再次从长江上游向我战区驶来。在我二十三军渡江地段对面江上 2 公里处,游弋不去,此时离渡江时间越来越近了。二十三军军长陶勇几次命令前沿观察所升起信号,警告其迅速离开我军防区。同时表明:长江已经不再是蒋家王朝可以任外国兵舰随意出入的长江了,中国也不再是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但是,一色"米"字旗的英舰置若罔闻,炮口指向人民解放军阵地,公开挑衅,目中无人地继续在我防区内耀武扬威,明目张胆地干涉人民解放军渡江。

英海军舰队面对我军的警告,没有任何反应。忽然,舰上人员全部集中在舰尾,炮口转向我军阵地猛烈开火。我军指战员共伤亡252人,二十三军六十八师渡江主攻团团长邓若波中弹身亡。二十三军六十九师主攻团阵地也遭炮击,造成伤亡。

陶勇听到汇报,顿时满腔怒火,即令前沿观察所再次升起信号警告,可是"紫石英"号竟"轰轰"发出一阵排炮!

面对这样猖狂的敌人,陶勇忍无可忍,剑眉一挑,当机立断,作出一大胆决策:坚决还击英舰的侵略行为。

随着命令下达,榴弹六团部署在沿岸阵地上的炮兵怀着对帝国主义的无比仇恨,瞄准向英舰开炮。随着我军炮兵猛烈、准确有力射击,成串的炮弹倾泻在英舰炮台和甲板周围。

长江上,水柱突起,波涛翻滚,激起干堆雪。顷刻间,两艘英舰陷入人民解放军强大的炮击火网之中,冒着浓烟,燃起大火,"米"字旗被烧成碎片,一片片飘落长江之中,同泥沙一起被巨浪卷走。

"黑天鹅"号带着浓烟,夹着尾巴溜了。惊慌失措的"紫石英"号,多处中弹起火,狼狈地挂起三面白旗,从扩音器里发出哀鸣:"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

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以往那种不可一世的气焰,被扫除殆尽,在求饶声中各自夺路逃窜。"紫石英"号巡洋舰由于多处中弹,被迫停泊于镇江附近江面,被我渡江部队俘获。

毛主席听了陈毅的报告,感到问题十分严重,沉思良久,说了句:

"他打了英国的兵舰……"他立刻叫来周恩来,请周注意英国对此事的反应,一有情况立即报告。

然后,毛主席一声不响地踱起了步子。一会儿,他停下脚步想说什么,但又什么也没说,又走起来。最后毛主席在陈毅面前停下来,笑着说:"既然陶勇那么喜欢打兵舰,以后就让他干海军吧。"或许,毛主席此时仅是戏言,但谁又能说毛主席不是已在为新中国的海军物色领导人呢?

4 月30 日,毛主席亲自起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严厉地谴责了英帝国主义的暴行,肯定了陶勇所率二十三军自卫的正义行动。指出:

"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这,是对陶勇维护祖国尊严果断行动的最好表彰。听着这一声明,陶勇,还有他所率领的 23 军,一阵欢欣鼓舞,感到扬眉吐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