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拜登内阁名单曝光,传闻的热门人选都在吗

8

上任后会否坚持对特朗普的调查?拜登:我不会让司法部沦为个人工具。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据媒体报道,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ODNI)称,白宫批准向“当选总统”拜登的团队提供总统每日简报,“作为支持过渡的一部分”。

《国会山报》说,一名白宫官员证实特朗普签署了“分享简报”的协议。但目前尚不清楚拜登何时会收到他的第一份“总统每日简报。”

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务管理局局长墨菲当天通知当选总统拜登及其团队,已准备好启动政权过渡进程,将向拜登一方发放700多万美元作为过渡资金。

这预示着,在姗姗来迟3周后,白宫权力交接的帷幕终于正式拉开了。

拜登的“影子内阁”

尽管特朗普仍嘴硬宣称“批准GSA此举,不意味着我在大选中认输”,但事到如今,除了人数越来越少的“死忠”,以及个别抱着其他目的不愿他过早认输者都明白,拜登的“演出”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对于当选总统而言,启动交接的重要标志,就是公开搭建一个“影子内阁”,便于工作,也为酬庸。

已在“起跑线上落后三周”的拜登当然不敢怠慢,迅速宣布了一系列关键性“影子阁员”名单。

这包括“国务卿”布林肯、“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白宫办公厅主任”克莱因、“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利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气候问题总统特使”克里等,此外,前美联储主席耶伦预计成为“影子财政部长”。

从这个被调侃为“古色古香”的“首批影子内阁阁员名单”上看,“即选即用”成为优先考虑的因素。

布林肯是奥巴马时代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是公认对欧洲、中国等关键外交区域事务都不陌生的外交老手,也是和拜登渊源深厚、长期出没于拜登竞选团队的故交;

马约卡斯在奥巴马时代当过近3年国土安全部副部长,且是律师出身,是公认的业内专家;

克莱因是最早进入角色的“影子幕僚”,此前担任过两位民主党籍副总统的幕僚长,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应对埃博拉疫情的专员,更早在拜登担任参议员时就与之搭档;

苏利文在奥巴马时代就担任过拜登的助理和高级顾问,做过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和国务卿希拉里的幕僚长,还是2016年希拉里总统竞选团队的重要成员;

格林菲尔德是资深外交官,是美国为数不多的非洲问题专家之一;

海恩斯是奥巴马时代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替代布林肯)、中央情报局(CIA)第四副局长;克里则更为人所熟知——他曾是奥巴马时代的最后一任国务卿,此前更曾代表民主党参加了2004年的总统大选。

尽管拜登努力在第一批“影子阁员”中体现一些“时尚元素”,如性别平衡(数量较多的女性,第一位女财长和第一位女性国家情报总监)、族裔多元化(第一位领导国土安全部的拉美裔,马约卡斯是出生于古巴的移民,以及近半数人选是有色族裔),但更优先考虑的还是前述的“即选即用”。

这些被提名者几乎都在拟就任的部门、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熟悉相关业务和渠道、手法,这和四年前特朗普优先提拔一批支持自己的“门外汉”形成鲜明对比。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因为拜登是传统主流政治家,较易快速聚拢一个专业性强、又愿意为己所用的团队;另一方面,特朗普不但交权姗姗来迟,而且正抢在明年1月20日卸任前,竭力在各领域给拜登“埋雷”。

此外,防疫、安全、国际事务、经济与就业……一件件火烧眉毛的紧急事务容不得半点拖沓,一个“即选即用”的专家团队,显然比一个“概念先行”的班子更靠得住、顶得上。

但另一方面,首批“影子阁员”并不像CNN等亲拜登媒体所吹捧的、“契合拜登此前‘打破党派界限、更具美国代表性’”,几乎所有人选都和奥巴马或拜登有千丝万缕的渊源,即便公认政治色彩较偏“中性”的苏利文也不例外。

这在大多数欧美国家是常态,但在美国反倒是异数,表明经历“特朗普的四年”后,民主党内已不敢再冒险,即便仍相信“专家治国”,也要尽量挑选一些“我们的专家”。

特朗普再遭打击!美国宾州与内华达州同天确认“拜登赢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传闻人选”哪去了

自11月3日起,五花八门的“新政府人选”就不断出台,这些半真半假的人选名字被将信将疑的围观者不断议论,包括所谓“商务部长热门人选”、争议人物杨安泽和“驻外大使热门人选”奥巴马、希拉里等,以及多位被传“肯定入阁”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州长。

这些人无一入选首批阁员名单,原因复杂多样。

奥巴马、希拉里等多功成名就,实际上不太可能屈就新职(奥巴马甚至公然辟谣)。

此外,首批“影子阁员”名单中没有一名州长或现任议员,这一方面表明拜登对此次大选中民主党籍州长、议员的作为并不甚满意,另一方面也可能表明,民主党内在如何分配新获得的权利方面,尚未达成充分共识,州长、议员等“党派大佬”身份鲜明的阁员和幕僚人选,恐怕要在第二批、第三批甚至更晚出台。

当然,还有一些人选是否真是拜登心目中的“人选”,恐怕本身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第一批“影子阁员”经验虽丰富,但党内代表性并不像拜登所标榜、民主党内各派所期待的那样广泛,尤其所谓“进步派”和工团主义者,对这份“古色古香”的专家型名单,恐怕绝不会满意,而他们恰是民主党近年来声势最咄咄逼人的群体。

本质上,拜登此次能战胜特朗普,有个重要原因是有太多选民憎恶特朗普,且这些人因唯恐特朗普连任而竞相投票。也就是说,拜登的选票基础未必是“选拜登”,而是“反特朗普”。

这就意味着,如果后续拜登仍拘泥于目前的用人思路,恐会给自己就职后的施政平添掣肘。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校对:陈荻雁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