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八爷党强大到让康熙震惊,雍正上台初期是如何稳住他们的?

9

"

康熙的驾崩,让时而波涛汹涌、时而暗潮涌动的九王夺嫡,落下了帷幕。这出惊世骇俗的政治剧虽然谢幕,但是舞台上的人还没有走下台。还想着将帷幕拉开,或者就在帷幕里面上演烛影斧声抑或玄武门之变的戏剧。然而幸运之神偏爱赢家,输的人想翻盘,实在是太难了。

《慎子》一书中有这样的话:一兔走街,百人追之,贪人具存,人莫之非者,以兔未定分也。积兔满市,过而不顾,非不欲兔也,分定之后,虽鄙不争。意思是说,如果街上跑了一个野兔子,大家都去追逐,因为这是公共资源;但是街上卖兔子的市场中有很多兔子,大家视而不见,为什么呢?因为野兔子名分不定,兔子市场的兔子都是有产权的。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俊才捷足者先得。四阿哥胤禛虽有了皇帝的产权,加上平时显山露水的机会也不少,但是康熙的儿子英武的太多,要让一群兄弟信服他是俊才捷足者,不再追逐,实在是太难了。隆科多的一个人宣布遗旨,导致了更大的继承合法性危机。金銮殿上的座椅能不能安安稳稳地坐好,是摆在新君雍正面前的大问题。

十几年争斗的恩恩怨怨,随着新的年号颁布,进入了新的历程。大阿哥和二阿哥即废太子已经让康熙圈禁,不劳雍正费心;三阿哥夺嫡一击不中,退而追求学问,温和而中立,不拉帮结派,只需要稍加防范就可以了。除了抱团的老八、老九、老十和老十四,其他的阿哥没有丝毫威胁。

就八爷党的四个人而言,老八允禩是四个人中的关键。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搞定允禩,就算成功了一半。欲擒故纵,欲抑先扬,康熙去世的第二天,遗照尚未发布,雍正就开始了他的人事布局:贝勒允禩、十三阿哥允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为总理事务大臣。

总理大臣之首的允禩,看似风光其实是为了牢牢拴住他。虽然是总理大臣,但是军国政要和他丝毫不相干,他兼管理藩院,后来改为兼管工部、上驷院。一人高升,是为了令剩下的三个八爷党成员形成对比,也让允禩难堪。

除了职位高,雍正还给允禩无穷无尽的恩赐。终康熙之朝,允禩只是一个贝勒,雍正继位数日,就晋封他为亲王,加爵号为和硕廉亲王。他儿子弘旺不久也加封贝勒衔。在弘字辈的人中,除了废太子的儿子弘皙因为康熙的喜爱而留下遗诏封为郡王外,就数弘旺的爵位最高了。

一废太子后推举新太子的时候,允禩的呼声最高,康熙以允禩母亲是辛者库(八旗之下的一个旗人组织)出身,地位低贱而不允许。雍正继位后,将其母舅一族放出辛者库,抬为一般旗人,并且由正黄旗都统操办,给允禩的母舅配足编制。

不只是允禩自己被雍正施恩,允禩的坚定支持者也被雍正施恩。这些人的位置都比康熙在世时还高。然而高处不胜寒,高高在上的职位限制了他们的活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监视,就是想搞一些小动作,也是难上加难。

雍正的施恩,对于在政治斗争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允禩一家而言,其真正用意都是心知肚明的。当有人祝贺允禩当了亲王时,允禩冷冷地回答道:今天的加恩,难道不是为了明天杀我找借口吗?允禩的妻子对前来祝贺的人说道:有什么可喜可贺的,保不齐哪天掉脑袋呢。

允禩因加恩被稳住,老九发往年羹尧军中效力,老十被圈禁,老十四去守陵。轰轰烈烈的八爷党被拆散了,翻不起了浪花,从舞台上走了下去。


欢迎点击关注,让我们一起分享更多有趣知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