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高速扩张暴隐患,爱医生“糊弄”艾医生,爱尔眼科模式遭疑

4

富凯摘要自查报告不能自证清白,还引发了对爱尔眼科重要营收来源的担忧。

作者|川扇假

“医疗事故有专门的鉴定程序,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卫生行政部门接到当事人要求处理医疗事故争议的申请后,会交由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的医学会组织鉴定。”天外天律师事务所李军律师告诉富凯君,医疗事故鉴定严谨、复杂,时间周期长。

然而爱尔眼科却没有按照这个流程,而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亲自下场,时间也只用了三天,就把一份患者在爱尔眼科就诊后视网膜脱落的重大医疗纠纷,撇清了关系。只是投资者并不好糊弄,这份专业性严重存疑的报告,反而让爱尔眼科的股价在2021年的第一个交易日被砸盘。

“吹哨人”艾芬医生

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这个身份并不特殊,但作为一位爱尔眼科的患者,艾芬足够特殊,因为她够专业。凭借着专业的医疗学识,她在爱尔眼科就诊后,认为爱尔眼科存在医疗过失,且没有被爱尔眼科的说辞吓住,反而将事件越闹越大,最终成为爱尔眼科医疗技术的“吹哨人”。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2020年5月,艾芬双眼视力下降,经人推荐前往爱尔眼科治疗,一番检查后,医生表示其右眼患上白内障,需要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视力才会恢复,此后她缴纳2.9万元手术费实施了手术。

然而艾芬称,6月,她右眼视力未见好转,前往爱尔眼科复查,医生表示这属正常现象,过一段时日便会恢复。但一直到了10月,艾芬视力仍未好转,她到其它医院检查,被告知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呈灰白色隆起,屈光不正。

眼科医生告诉艾芬,眼底变性后恶化是导致前述症状的主因,如果早发现,早用激光治疗,病情可能不会这么严重,而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前应该检查眼底是否变性,这是一项常规操作。显然爱尔眼科医生并未告知艾芬这一情况。

事情就此变得复杂起来,先不说爱尔眼科为艾芬做晶体植入手术,与她视网膜脱离是否有直接关系,就说这眼底变性问题,爱尔眼科的医生竟然没有发现,艾芬也发出疑问:“做晶体植入花了2万9千元,用激光治疗眼底变性几百元,爱尔眼科会不会是为了多赚钱,忽略常规操作?”

但给艾芬治疗的医生很理直气壮:“术前检查了眼底是否变性,只检查了附近,边上没检查,是不够彻底。但单看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是成功的。”

对于这种逻辑,就算是普通人也糊弄不过去,更别说患者是一位医生了,于是在爱尔眼科医生多番推诿下,艾芬在2020年12月31日以一名患者的身份发布视频,将这一事件进行曝光,视频一出,引发大量关注,也将爱尔眼科送上热搜。

自查报告难信服

作为市值刚站上3000亿的大白马爱尔眼科,过去几年是其风光无限的时候,也是其高速扩张的时期。眼科机构从2009年上市之初的不足20家发展到600余家,且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年门诊量达到千万人次级别。

爱尔眼科自然避免不了发生医疗纠纷,天眼查显示,2016-2020年,爱尔眼科有7件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而被起诉的诉讼案,且发生在全国多个地区,但这些案件并未引起公众关注。

但艾芬将其医疗纠纷大白于公众,就让爱尔眼科陷入了舆论被动局面,于是之前说的奇葩医疗事故调查报告就出炉了。

仅仅用元旦假期的三天时间,爱尔眼科就出具了一份自查报告,表示艾芬医生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并且表示要深刻反思,其反思内容是,艾芬术后没有及时去复查和交代复查时间,医生未按规定上报此事所以要检讨。

节选《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

这份调查报告导致艾芬的医疗纠纷事件迅速升级。

公正起见,爱尔眼科诊疗是否规范不能由爱尔眼科自查证明,也不能由艾芬发布声明,而是需要专门的医疗事故鉴定来评判,但双方都没选择这个方式。

更有意思的是,爱尔眼科证明艾芬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的原因之一,是其视网膜脱落发生在白内障手术5个月后。对于手术这种非常严谨与客观的事情,在爱尔眼科这里,反而有了一种银行柜台“钱款当面点清,离柜概不负责”的味道。

医疗事故的定义中明确表示,医疗机构的主要医务工作人员因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在接诊运输、登记检查、护理治疗诊疗等活动程序中,未尽到应有的措施和治疗水平或措施不当、治疗态度消极、延误时机,告知错误,误诊漏诊、弄虚作假错误干预等不良行为,以致病员智力、身体发生了不应有的损害或延误了治疗时机造成了病情加重或死亡所产生的生命财产有额外损失的情况。

而艾芬医生虽然对自己的白内障手术是否恰当存疑,但对爱尔眼科最大的质疑是其延误了眼底变性疾病的治疗时机,进而导致视网膜脱落这一严重后果。对于此问题,爱尔眼科的报告没有任何涉及。

对于此报告,艾芬表示:“我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接下来,我会一一公布,用证据说话,用证据合理提出问题。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为了防微杜渐。”

显然,如果后续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也不可能局限于艾芬视网膜脱落与爱尔眼科实施的白内障手术有无直接关联,更要涉及艾芬是否有必要做白内障手术?艾芬的眼底变性问题是否在去爱尔眼科就诊前已经发生?爱尔眼科医生在为艾芬诊疗过程中,是否应该发现眼底变性疾病并对患者告知?

支柱业务遭质疑

火急火燎的要澄清,爱尔眼科也有不得不为之的理由,一方面是该事件影响较为恶劣,另一方面是因为这起医疗纠纷直指爱尔眼科重要收入的白内障手术项目。

2017年至2019年,白内障手术项目占爱尔眼科营收为14.17亿元、15. 45亿元、17.60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23.77%、19.29%、17.62%。虽然营收占比逐年下降,但营收增速却是逐年上涨。从毛利率方面看,爱尔眼科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白内障手术项目毛利率为31.06%。

白内障手术项目也是爱尔眼科第三大营收来源,2020年上半年,白内障手术业务共为爱尔眼科带来6.25亿元的营收,仅次于屈光手术业务的15.41亿元和视光服务的8.23亿元。

在2018和2019年报中,爱尔眼科均提到了白内障业务转型的贡献,如高端多焦晶体、飞秒白内障术式等应用增加,确保了该项目的稳定增长。

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多加区域性眼科医疗公司股权,商誉也达到41.26亿元,比2019年末增长了56.41%。而且爱尔眼科的扩张计划还在继续,富凯君查阅爱尔眼科公告发现,在2020年12月爱尔眼科就发布了针对三家眼科医疗机构的收购计划。

与艾芬的医疗纠纷,不仅让爱尔眼科重要营收来源遭遇质疑,更对其品牌产生了负面影响,这背后带来的患者信任度下降足以让爱尔眼科惊出一身冷汗,因为这家享誉国内的眼科上市公司,在借助资本市场扩张中,已经积累了相当高的商誉。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