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乡愁 乡愁,最愁不过故乡人

4

临安路上,人来人往,一派热闹。

行走其中,身边喧嚣熙攘,听着脚板与青石的叩叩声时,心中生出一片宁静。寻得良机,从一条小道偷偷钻了进去,慢慢的身后繁杂声越来越小。

这里和以前相比,似乎并无太大的变化。斑驳的土墙,阳光在上面慢慢走着,似乎要将每一寸细微的缝隙填满。光滑的青石板路,角落有一颗小草探出了头,为这黑白灰的小巷子,平添了一丝新趣。

斑驳土墙

青石小巷

巷子弯弯曲曲,曲深窄长,钻入了一条巷子,转入了另一条小巷,再又转入另一条巷子。路边蜷睡在地板上的猫儿懒懒地打着哈欠,风铃在屋檐下轻轻和弦歌唱。老宅门下三两老人坐在门枕石上沐浴阳光。用故土乡音拉着长长的家常,或讲着如小巷一样曲折的故事。往里走走,巷子里还有的孩童欢声笑语,追逐玩闹。看着~看着~嘴角上扬,脑海泛起与童年玩伴一起嬉戏的场景。

闲坐老人

所谓乡愁不过也就是一种情怀。我们永远再无法重复昨日,于是,便一遍遍想念,一遍遍唠叨,或许是对故乡的愧疚,也或许是对无法回去的曾经的深度缅怀。千山万水之后,当奔波了很久的生命疲惫不堪时,除了故乡,又何处安魂?


走过了经历百年时光的古城,我想往更远的地方去,小火车的鸣笛声响起,我加快了脚步,在最后一刻踏上小火车的木制车厢,开始了已走过百遍的短暂旅途。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流浪梦,背起行囊就出发,或是仗剑走天涯,火车正好承载了离开和远行的意义。曾经的我离开是在这,回来也是在这。小火车的修建可追溯到滇缅铁路,30几万人的血泪劳动,最终也未将它修建完工,曾经在这修建的他们,回想这段往事,又是何等的唏嘘呢!

小火车站

匡坦~匡坦~火车前进的声响,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城镇在慢慢退后,小火车逐渐开进了片田野。所有的花、树影、泥土、空气、声音都笼罩在一倾和煦暖融融的阳光下。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散发着迷人的金色的光,暖暖的、甜甜的涟漪在心田。

沿途风景

与我们背道而驰的庐江水滚滚而流,江上横跨一座多孔石桥,双龙桥。还未踏上这座古桥,就被路边挑着一担野生番石榴的阿姨拦下了,望着这似乎还带着清晨露水的果子,买下了几颗,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清新自然的味道顿时在口腔中迸发,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哦不,似乎更甜了。


野生番石榴

继续往前,桥楼里几个老人在诉说着家长里短。他们有的盘腿而坐。有的半个身子都倚在木柱子上,耷拉着腿。还有的边说还边比划,或是拿把小刻刀在桃木上雕刻些小玩意,向路人兜售。他们不紧不慢,任由时间在他们眼前划走,留下的满是悠然自在。我就这样看着~看出了神,任由这风啊穿过了我的脖颈,绕过我的胸膛。仿佛坐那的就是我爷爷,这动作都是一样呢,如若不是天上飞鸟展翅的声响,或塔楼屋檐风铃被风吹动的铃铃声把我叫醒,我都沉浸其中了。

桥楼闲坐老人


桥楼交谈老人

回到了故乡,才真正体会到余秋雨先生说的,除了故乡,我们这一生不过一直在借住而已。  

是啊,在这所有的所有,那都是家的味道啊!那些隐隐约约的人和事但凡一提起便是亲切扑面而来。每一条河流,每一棵树,甚至是每一道蜿蜒的小路都有无数可以让我们喜悦的往事。纵是时过境迁,我们依然能清晰地辨别出每一个故事的发生地,无数辗转反侧的梦里,我们不断温习着童年的所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