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2020车圈的挥别与绽放时刻

1

时间推到2020年1月,我曾因事两赴武汉。彼时当我全副武装戴好口罩手套消毒设备时,武汉城内仍是一片祥和之景。而仅仅在我离开武汉4天后,武汉宣布封城,继而便是这场会被历史铭记的、仍未结束的、世界范围的末日炼狱。

这场新冠,全方位对地球有人类生存的地方实施了“地毯式”打击。于个体,是生存的危机和生命的颤栗乃至消逝;于国家,是产业的迟滞和经济的下滑甚至停摆。

作为国家支柱产业之一的汽车产业成为了率先遭受冲击的靶子,迟迟不能复工带来的连锁负面效应,甚至让整个市场“命悬危崖”。

好在。我们相信国运,也相信中国的实力。在这场与病毒的尖峰对决中,我们逐渐掌握主动权,一点点从阴霾中奋力撕开一道口子,让和煦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肆恣地与我们相拥。

汽车市场这一年的发展,似乎更能代表这一曲线的发展,我们遴选了十个时刻,来说明汽车市场前进的方向,来看到大势的曙光。

2020年1月下旬,返乡者准备登上从北京前往武汉的火车

第一章 消陨

谢幕:优胜劣汰的自主品牌黯然离场

时代的一粒灰尘,有时候也可以成为压死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残酷的冰雪考验中,有些车企还能挣扎着盼到黎明,有些车企却就此轰然倒地。

6月29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由于到期债务无法偿清,申请破产重整。

11月20日,长期“合资依赖”的华晨集团,背着1328.44亿元的总负债,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11月,曾是海峡两岸第一款大众自主品牌的纳智捷所属的东风裕隆汽车公司也在不忍直视的销量中走向破产消亡。

12月,众泰汽车连同其母公司铁牛集团相继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曾让人们摩拳擦掌的“保时泰”、“兰博基泰”不复存在。

12月,一汽夏利重组完成,更名为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

这四家企业,都曾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阶段性课代表,都曾有誉满国民的代表作。然而与市场脱节、技术迭代停滞、研发路径依赖,都成为他们被率先洗牌的伏笔,在淘汰赛加速的当下,一代神车,也逃不过黯然离场的结局。

挥别:部分合资品牌退出中国市场

法系车在中国的发展一直不能算顺风顺水,继DS之后,东风雪铁龙也数度被传退出中国市场。几番辟谣后,却是法国雷诺集团在2020年4月份丢出重磅炸弹,雷诺集团将转让其在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给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从2013年底组建,到2016年投产,到2020年退市,这间公司依着赛车文化小众地圈粉,却大面积扑街,一共也就只留下了6载回忆。

在德系、日系的强势和自主品牌的崛起这样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法系、韩系在中国几乎举步维艰,而意大利神车菲亚特早几年已经开溜。

现在,又是新能源的风起云涌,新科技、新燃料、新技术都在冲击着某些日渐羸弱的合资兄弟。嘴硬,销量不硬,腰杆就直不起来。

雷诺在中国曾有过高光时刻

第二章 共济

扭转:中国车市下半年降幅收窄

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给行业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停工停产,次级后果是汽车销量的大幅跳水。这样本就已经增长状态式微的汽车市场更是雪上加霜。

进入四月份,各车企逐渐恢复生产之后,为了提振销量,政策和企业都做了许多努力。降价、汽车下乡、以旧换新等刺激消费的措施层出不穷,线上直播、线下导购,企业领导纷纷变身“网红”。

举国拉动内循环的消费刺激下,中国车市在6月份就呈现反转。上半年中国市场销量占全球总量的32%。单11月,中国市场乘用车总销售198.8万辆,相比10月环比上涨4.4%,同比上涨11.4%,同比已经连续5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

1-11月,乘用车累计销量1685.4万辆,虽然同比累计下跌9个百分点。较1-10月累计情况相比,降幅继续收窄。这其中,新能源更是以10倍于整体乘用车增速,一路拉高走势,贡献了不少力量。

在全球一片颓靡的情况下,中国的车市在整个中国市场环境的快速复苏中,逆势上冲。

2020年1-11月汽车销量(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独立:新能源逐渐摆脱”政策车”,独立成长

新能源车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有赖于政策的补贴和上路标准的从严;另一方面这样“规训”性的引导也已经让人们与新能源车的交融越来越深入。

在此基础上,政府对新能源车也逐渐开始“放归山林”的散养政策,2020年多项举措接连出击,不断缩紧新能源车的支持力度,让新能源车在市场中独立沉浮。

从4月23日财政部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重新规范补贴期限和退坡力度开始,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径和技术门槛都进入到一个快速换道的阶段。“以奖代补”成为新的鼓励方式,“换电”技术受到政策偏倚而推广。

紧接着,电动汽车“三项强标”获批,并已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实施,对电池技术、整车的电池使用安全给予更严苛的标准要求。

国六的缓行侧面延长了新能源购置税的补贴,而“汽车下乡”则进一步刺激了新能源汽车在下沉市场的扩张。

对于生产端准入管理的新规和燃料电池汽车的规范,一方面以放宽门槛拿来激活新能源市场活力,另一方面却提升产业发展要求,大浪淘沙。

《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 版)》正式以2025年、2030年和2035年为关键节点,明确了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方向与节奏,《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则紧随其后,正式明确了我国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决心。

我国政府将政策调控与市场竞争充分糅合,全面推进,逐步放手,夹逼新能源不断成长。

当然,2020年新能源车的热闹,上有特斯拉一骑绝尘,中有造车新势力的强力拉推,下有五菱宏光新能源产品石破天惊。两头的共同拉动,倒也张开一张看似华丽的网。

但是,产业繁荣的表象下,仍有质量的缺陷、自燃的风险、资金的断链等等问题,产品百花齐放,但产业结构仍张力不足,盲动加运气,让2020给了人们信心,但当政策锁紧,市场竞争加剧,2021,或许更加扑朔迷离。

创新:智能网联体系化、标准化发展愈受重视

汽车行业随着互联网和内燃革命一个急弯进入全新发展阶段,我国借由发达的互联网产业、先手的新能源积淀,率先入道,在智能网联方面也不断出彩。

当路网规模、5G通信、卫星导航等基础设置已逐步领先世界,作为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从安全性和规模性方面,都已经拥有足够的条件,进一步去优化我国智能汽车的标准体系及产业形态。

《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的出台,便是对于我国标准智能汽车的技术创新、产业生态、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产品监管和网络安全体系的进一步要求,从技术标准、法律和监管等层面去规范、引导,并促进整个产业的进一步创新,推动智能汽车社会的产业生态重构。

破·立:自主品牌核心技术不断突破

作为中国支柱型产业,民族汽车对经济回暖的引领作用可见一斑。中央领导在视察一汽工厂时做出的对民族汽车工业“牢牢掌握关键核心技术,把民族汽车品牌搞上去,为工业强国打下扎实基础”的期许,为许多自主品牌注入强心剂。

从“逆向研发”到自主创新,中国汽车工业终于从Ctrl+C & Ctrl+V的程序中开始从“芯”出发,沉淀数载,2020开始爆发。

3月29日,喜欢做先驱的比亚迪推出刀片电池,不仅通过了严苛的“针刺测试”,证明其安全性,更公布了可与三元锂电池肩并肩的续航里程,在新能源领域的核心争夺战中成功突围。

另一自主品牌硬汉长城汽车则在核心动力设备方面突破,年末发布了“柠檬混动DHT”油电混动技术,在“你需要什么我造什么”的口号下,进一步平衡效能与性能。

第三章 绽放

起飞:三家中国车企挂牌美股,表现抢眼

新能源汽车的繁荣,还要有领头羊。而造车新势力突起的异军,也逐渐站上主流舞台。

蔚来汽车剑指中高端纯电市场,避开特斯拉的价格区间,打开属于自己的“菁英”空间。全年43728台的交付量,为其口碑加码,也让合肥政府张开了价值70亿元的怀抱欢迎李斌回家。

理想紧随其后,单一增程式瞄准痛点精确深入,仅用一年交付量已超过3万辆。小鹏战略与小米如出一辙,出身亲民,探身高阶,今年小鹏P7的上市,不仅将品牌度拉升数个档位,并帮助小鹏率先在造车新势力中完成轿车、SUV的双线布局。

小鹏P7

当资本与造车深度捆绑,IPO成为权衡后最优发展路径。三家品牌均先后选择赴美上市,并且成绩不俗。理想2020年7月30日美国上市后,市值高达140亿美元,由此足以看出中国在新能源领域方面的实力,这也是站在世界舞台的亮相角逐。

美东时间11月23日,新能源汽车股集体走高。特斯拉股价再创新高,报收美股521.49美元,市值达到4943.2亿美元。中概股造车新势力当日涨幅均超过10%,三雄均再次拉高K线。

2020年,中国有三家车企跻身全球车企市值排行榜前10。除了新能源“霸主”比亚迪位列第四,蔚来凭借75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47.3亿元)在全球车企市值中位列第五。而小鹏也以519.7亿美元踩下本田,挤进前十行列。

当然,全球市值的突破巅峰还是特斯拉,一路高歌猛进的特斯拉市值不仅超过全球王者丰田,还几乎相当于丰田、奥迪、戴姆勒和通用四大车企市值的总和。

破圈:跨界造车成新潮,入局共建新生态

乐视虽然没有造出气候,却把生态一词代入了转型中的汽车圈。随着“新四化”成为汽车行业变革的主旋律,许多企业也看准形势,破圈入局。每个圈外人都看到了汽车行业的机会,寻找不同抓手想要开辟自己的战场。

恒大很传统,直接粗放型用钱和资源在最短时间内“砸”出一个产品阵列,6款新车齐齐亮相。而从百强大会到新车出炉,不过一年时间。

滴滴深耕出行,在年末推出了首款定制网约车D1,从平台、乘客和司机的三方视角需求优化适配,在共享体验的提升方面更进一步。

华为直接“不造车”,但间接借力打力,与长安和宁德时代开展更深入合作,研发新的纯电汽车品牌。汽车产业、ICT(信息与通讯技术)产业和智慧能源产业联手整活儿,“新三化”包圆发力,所向披靡。

革新:传统车企谋新章,2020集中爆发

我们常说汽车企业由于重产,犹如巨轮,转舵不易。可面对时代的步伐,不跟紧就会被抛弃。当既有的新能源企业不断勃发,造车新势力锋芒毕露,传统汽车集团也加快了给自己加码的节奏。

北汽新能源ARCFOX首款量产SUV在10月底正式上市,剑指特斯拉。上汽在已有的新能源自主品牌深入人心后,又联合张江高科技园,推出更加“年轻化”,更加具有前瞻科技的新品牌“智己汽车”。东风携“岚图”正式深圳亮相,代表传统车企的国家队正式下场竞技;更遑论前述已提的华为,借力长安共同创建全新的高端新能源品牌。

在国家的号召和大趋势的推动下,面对碳中和,面对石油吃紧,面对环保日迫,所有造车人心中,都开始重新描绘全新的出行蓝图。

ARCFOX αT上市

探求:高端品牌不断扩容

新消费的大背景下,大家都在强调“消费升级”。在汽车领域,在国家消费升级的号角下,消费者对高档优质汽车商品需求异常旺盛,车企也更加瞄准了向高向好的品牌向上策略。业内预计未来5年,中国豪华汽车市场将实现25%左右的增长。

根据公开数据,2020年11月份,豪华车阵容中,BBA依旧强势霸屏。高端车前十位,BBA占据8席,甚至远远甩开二线豪华品牌,让凯迪拉克、沃尔沃等一众小神望尘莫及。

据此,年度销冠基本可以再次恭喜奥迪。在以价换量的策略中,奥迪一路突飞猛进。

而上汽奥迪在n年绯闻之后在2020年年根正式落听,首款车型2022年投产在即,这对中国的豪华车消费市场将又是一剂强刺激。

除了已身居高位的“老克勒”豪华品牌们,近年来自主品牌汽车在冲击高端的路上从未停止。比如吉利领克、奇瑞星途、长城WEY、长安马上与华为、宁德联名推出的新高端品牌等等。

不可否认,目前在向上突进的路线上,这些品牌还远未成功,但基于用户数量和自主品牌近年来的优秀表现,存在感已经刷足了。这将是未来品牌上探的重要基础。

相比之下,隶属国家队的一汽红旗2020年整车产量已经突破二十万辆,并在车型H5、HS5之后问世重磅车型H9、E-HS9,引起巨大反响。而一汽红旗的良好市场表现,也将重塑二线豪华车市场新格局。

一汽红旗E-HS9

结语:狭路相逢勇者胜

回顾2020年的中国汽车市场,我们在低谷告别,却仍昂着头相信并迎来腾飞的希望。在行业与时代的双重考验下,对车企的生存法则日趋严苛。

竞争已然进入白热化,甚至未来的竞争,不仅是独自美丽,更需要以开放、包容、合作的心态,不断融合,不断裂变,躺在过去的荣誉中,只会加速消亡。

中流击水,奋楫者进。

狭路相逢勇者胜。

分享到: